雇主失联,保姆变养母育其子26年

时间:2017-2-24 18:09:10

来源:中国新闻播报

点击:4627 打印

南都讯 广州市白云区嘉禾街长红村的范运娣怎么也没想到,26年前,为补贴家用,出去做保姆帮雇主照顾幼子“扁头”,岂料雇主突然不辞而别,于是她把“扁头”当成亲生子抚养多年,结下了一世的母子情缘。

由于当年没有合法收养手续,“扁头”至今未上户口,这成为范运娣现在最大的“心病”。“搵工、结婚都要户口,他以后怎么办?”

结缘:为赚菜钱当起保姆

昨日上午,气温骤降。满头白发的范运娣,穿着绣花棉袄坐在门前,慈眉善目,说话带着浓重的客家口音。早已儿孙满堂的她,除了视力模糊、略有耳背,身体还很硬朗。

提及天命之年,意外收获幺儿“扁头”,范运娣爬满皱纹的脸绽成花。陷入回忆,打开话匣,偶尔摆摆手,“记不得了!”

一段尘封26年的往事,就此重新开启。

26年前,50岁的范运娣在长红村以务农为生,丈夫在橡胶厂做工人,每周回家一次,5个子女外出打工,闲时才回家帮忙干农活。

大孙子诞生后,范运娣一边耕田,一边帮忙带孙子。

一个街坊向她介绍,一对夫妻有个七八个月大的儿子想请人照顾。“一个也是带,两个也是带,我赚点菜钱也好!”范运娣心里打着小算盘,征求家人同意后,当起“扁头”的保姆。

“扁头”是范阿婆给雇主儿子取的小名,只因这个婴儿睡觉时头型没睡好,有点扁。这个绰号随后一直陪伴他成长。

有关雇主“夫妻”的更多信息,范阿婆并不了解,只知道雇主陈先生在市区开档口,生意不错,“陈太太”苏女士每月支付范阿婆几十元,把“扁头”寄存她家,同吃同住。

意外:雇主突然不辞而别

最初,苏女士隔三岔五来看“扁头”,每月工钱按时支付。但后来隔很久才来一次,且不再准时支付工钱“她说以后有钱了,再一起给”。

范阿婆没有计较,仍悉心照顾“扁头”,即使自掏腰包贴钱,“养久了有感情,当自己个仔!”

一年多过去了,雇主“夫妻”突然和范阿婆断了联系,杳无音信。范阿婆回忆,“我心里想应该是出了什么事情吧,不可能不要自己的亲生仔”。

范阿婆家境并不宽裕,没有多余精力再照顾一个年幼的男孩,当时有村民劝她把这个男孩送人。

“以后他父母找到我,管我要孩子怎么办?”虽然没有和雇主签雇佣合同,淳朴的范阿婆心里牢记着自己许下的口头承诺,“照顾好‘扁头’”。看着“扁头”红扑扑的小脸蛋,听着他咯咯的笑声,范阿婆怎么也不忍心送人。

范阿婆把“扁头”当做自己的幺子抚养,视为己出。“我有粥他食粥,我有饭他食饭”。

步入上学年龄,尴尬问题出现:“扁头”没有户口。范阿婆咬咬牙交了赞助费,“扁头”才勉强得以进了长红小学读书。

读到小学三年级,考虑家庭经济条件,“扁头”主动辍学,“继续读书也没有学位,无法升学”。

认亲:孩子最终选择养父母

通过街坊牵线,在“扁头”十四五岁时,范阿婆联系上“扁头”的生父陈先生。“我不停地打电话给他”,范阿婆说,陈先生终于答应将“扁头”接回家。

陈先生告诉范阿婆,自己和“扁头”的生母是婚外情,自己另有家室,有一女儿,因生意失败,“扁头”的生母离开他,不知去向。

关于住址等更多信息,陈先生不愿详细告知。“我问他住哪,他说住在广州”,范阿婆苦笑。

送走“扁头”不到一周,范阿婆干完农活回家,远远见到“扁头”在自己门前徘徊。“我想回家!”他委屈表示不习惯生父家的生活,偷偷跑回范阿婆家。

心软的范阿婆于是和陈先生商量,将“扁头”留在身边,继续抚养成人。

做裁缝学徒、开电瓶车、装网线……早早辍学的“扁头”,没有太多文化技能,也没有户口,无法去正规工厂上班,只能四处打散工维持生计。

心结:盼早日解决户口问题

让范阿婆欣慰的是,“扁头”平时一有空,就回家探望她,捎上奶粉和麦片等礼品,陪范阿婆唠嗑、吃饭。

“扁头”何时能解决户口问题,不再成为“黑户”,是范阿婆长久的一块“心病”。

范阿婆去政府部门多次,工作人员告知,如果要办户口,亲生的需提供出生证明,领养的则需办合法的领养手续。范阿婆只得失望而归。

按照收养的合法程序,有5个子女的范阿婆,并不符合合法收养的条件。

“扁头”今年27岁,人生之路还很长,未来不仅要找工作,还要结婚生子,以后的孩子也需要上户口,解决户口成燃眉之急。

“个个成家,剩他一个,让我放心不下,每次回来问他什么时候带女朋友回家,他就说没户口不好找女朋友……”范阿婆叹着气,转头望向南都记者,眼里满怀期待,“你能不能想想办法,帮‘扁头’解决户口?”

“这么多年,我们早把他当做家庭一分子。”三哥陈先生说,自己对这个弟弟很严,生怕他学坏,小时候见到他和不三不四的社会人士一起,都会严厉制止,导致“扁头”至今见他都要怕三分。前段时间,三哥生病,“扁头”得知后,天天跑去看三哥,甚至借钱购买营养品。

陈先生表示,家里新建七层楼房,其它层均已对外出租,唯独留下一层给“扁头”,“他只要回来,都有地方住”。

他盼望能尽快解决“扁头”的户口,“村里的福利都可以不要,只要给他个身份”。

嘉禾街道办负责人昨日表示,“扁头”的户口问题比较复杂,需要先掌握相关情况后,再联合多部门协调解决,目前会关注跟进此事。

(线索提供:佚名200元)

采写:南都记者 杨婷

人物

“扁头”印象

学会知足感恩

偶尔会想生母

身形瘦小的“扁头”爬高爬低,在龙归一城中村拉网线。广州的“三线”整治让他找到现在这份工作,每月可以赚2000多元。

“扁头”在龙归租房,很少回长红村的家。他内心深处埋下一个简单的梦想,“希望靠自己的双手,拥有想要的一切。”

提及往事,豁达健谈的“扁头”,言语间风淡云轻,似乎已经释怀。

“阿公阿婆对我很好”,在“扁头”心里,一直把范阿婆夫妇当成自己的父母,但因为年龄差距,平时开口都叫阿公阿婆。

让“扁头”遗憾的是,阿公去年患尿毒症去世。“去世前还问我有没饭吃,有没地方住……”“扁头”哽咽道,自己努力赚钱想孝顺二老,阿公却等不及那一天的到来。

“扁头”不抱怨生父。这两年,“扁头”偶然获知生父因胃癌于2011年去世的消息。没有太多唏嘘,只有平静,“多谢他带我来这个世界”。

“我好庆幸来到阿婆家”,“扁头”说在社会大学中摸爬滚打,学会了知足感恩。

夜深人静,思念泛滥,往事浮上心头。“扁头”忍不住想:妈妈现在哪里?为什么这么多年不来找我?

26年,长红村的村屋越加越高,人口越来越多,但村里的长湴牌坊屹立多年未变,范阿婆家仍在原来的住址。如果生母有心,一定能找到“扁头”。

对生母的印象,“扁头”只停留在街坊的只言片语。她来自广西,叫苏彩云。

胡思乱想一番后,“扁头”不得不面对眼前最实际的问题,自己的户口怎么办?

责编:田靖 来源:南方都市报
免责声明:凡未注明“来源中播网”的图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播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其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把你亲历的说出来 把你看到的拍下来 把你想到的写出来 每个公民都是记者 这里是你的话语平台
关于中国新闻播报】 【联系我们】  【理事单位】  【市场广告】 【版权声明】 【豁免条款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新闻网站联盟
 电子邮件:zgxwbb@126.com 即时客服:qq:1071325889 监督热线:010-52869066
版权所有 中播网       京公安网安备11010802015252号     京ICP备140324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