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判决依据何在

时间:2016-12-27 19:56:18

来源:中国新闻播报

点击:2257 打印

网民来信:

2016年9月末,接到黑龙江省伊春市伊春区孙惠芳的姐姐投诉,称她的妹妹孙惠芳、妹夫陈春利被伊春市伊春区人民检察院以敲诈勒索罪提起公诉,伊春区法院开庭审理四个月后,至今没有任何结果,说她的妹妹是冤枉的,请求社会关注此事,还她的妹妹一个公道。

经调查走访了解,此案事出有因,具体起因一是2006年9月7日晚,孙惠芳家解雇的客车司机王国元为了报复车主,潜入她家车库,向刹车油里注入营养快线酸奶,幸好及时发现没有酿成恶性交通事故,其行为已构成破坏交通工具罪并犯罪既遂。报案后,公安机关查清后以犯罪情节显著轻微不予立案,至今犯罪嫌疑人仍逍遥法外。孙惠芳为此多次上访没有得到任何结果。二是2007年2月,孙惠芳的儿子陈麒玉在南岔林业局一网吧拾到一个手机,被当地公安机关以涉嫌盗窃刑事拘留并逮捕,后被法院撤销案件。入狱期间,耽误了陈麒玉的学业,并使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永远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至今没有得到任何赔偿和补偿。三是伊春市交通局垄断经营各条线路,孙惠芳家经营的伊春至佳木斯客运班车,由于购买的新车交通局未向省申报,二年多新车无法上路经营,造成直接经济损失一百余万元,而伊春市检察院正式受理此案后,虽然进行侦查,却没有给举报人任何结果,至今没有结论。以上一桩桩,一件件的冤屈使原本幸福的一家人雪上加霜,求告无门,各职能部门接到举报后互相推诿,久拖不决,没有得到任何的赔偿和补偿。在这种情况下,孙惠芳走上了艰难的维权上访之路,2008年中央政法委二次交办函,2014年中纪委第八巡视组督办函也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合理的维权上访却被当地公安机关认定为非信访上访。

基于以上事实,孙惠芳多次进京上访被当地公安机关列为非信访上访,2012年11月初正值十八大即将召开之际,孙惠芳被旭日派出所和旭日街道林都社区列为重点上访人员监控,出门都被跟踪,11月8日孙惠芳夫妻去哈尔滨市也被七八个人跟踪堵截,并由政法委主要领导主动提出给付一万元做为二人以前出门的费用为诱导,不让孙惠芳进京上访,孙惠芳迫于无奈和其达成协议,二人回到伊春家中。事隔四年之久,2016年3月11日伊春区公安局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将孙惠芳、陈春利夫妻刑事拘留,经过公诉、开庭审理,认定二人敲诈勒索罪名成立,并于2016年12月8日判决二人有期徒刑一年零四个月,并处罚金各一万元,孙惠芳、陈春利二人不服,上诉到伊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中院在未开庭审理的情况下,维持原判。

综上所述,孙惠芳、陈春利夫妻在自身财产利益及子女人身利益受到侵犯后,通过合理维权上访被当地的公、检、法认定为敲诈勒索罪,并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四个月,值得我们深思和推敲,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实孙惠芳、陈春利二人实施敲诈勒索的故意,所有的证据都是伊春区政府工作人员一面之词,经不住任何的推敲和论证,给付的一万元是伊春区政法委某领导批准的,伊春区旭日派出所和伊春区旭日街道林都社区负责人共同商议各出5000元,安排旭日派出所干警周某在哈尔滨主动给付的。根据法律证据规则的相关规定,证人应当出庭做证,接受当事人的质证,证人没有出庭而出具的书面证据不应当当做证据使用。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七条“公诉人、当事人或者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对证人证言有异议,且该证人证言对案件定罪量刑有重大影响,人民法院认为证人有必要出庭作证的,证人应当出庭作证,人民警察就其执行职务时目击的犯罪情况作为证人出庭作证”适用前款之规定。因此说本案的证人没有出庭做证,人民陪审员也没有参加陪审,法院审理此案的程序违法,该判决结果没有任何法律效力,这样的判决结果能让百姓信服吗?如果有关部门和领导敢于担当,按照中央政法委要求给上访人解决问题在先,还能发生此类越级信访事件吗?(供稿:倪忠福)

责编:倪忠福 来源:网民来信
免责声明:凡未注明“来源中播网”的图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播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其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把你亲历的说出来 把你看到的拍下来 把你想到的写出来 每个公民都是记者 这里是你的话语平台
关于中国新闻播报】 【联系我们】  【理事单位】  【市场广告】 【版权声明】 【豁免条款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新闻网站联盟
 电子邮件:zgxwbb@126.com 即时客服:qq:1071325889 监督热线:010-52869066
版权所有 中播网       京公安网安备11010802015252号     京ICP备14032489号